我们理解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价值体系的全面重构-安哥拉新闻
点击关闭

信息生产-我们理解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价值体系的全面重构-安哥拉新闻

  • 时间:

联合国发蝗灾警告

周劍:我的體會和建議也是一樣,從轉型的角度看,最大的角度總書記原來講過,我們正在湊一個以物質的服務為主的工業規模經濟發展的時代轉向未來是以信息的生產、信息的服務為主的數字經濟發展的新時代,所有的企業都要考慮,這個新時代你的空間在哪裡?你有沒有能力跟得上?謝謝!

主持人(張燕冬):就是為技術而技術。

周劍:為技術而技術,沒想明白它的價值在哪裡,沒有想明白,它未來的發展真正的趨勢在哪裡?過去改革開放40年發展非常快,但那時候很多企業是不用思考的,只要做簡單的思考,因為市場在那裡,不管什麼東西做出來一定賣得掉,高端有高端市場,低端有低端的市場,可是現在全世界的產業經濟全部都在轉型,轉型就意味着一定要有洞察,一定要比人家多一個身位,你才不會被淘汰。所以這個時候技術是必要條件,但想明白產業我未來為社會。

主持人(張燕冬):我們下面開放一個問題,沒有的話我們一每位專家用一句話,你最想講的一句話是什麼?

第一,我們傳統的產業以製造業為代表的都在進入存量時代,增量沒有了。第二個就是資源環境能源的剛性約束已經是全球性的,越來越強。第三個是數字經濟是趨勢,但數字經濟的制高點就是先進製造業,而先進製造業的核心就是怎麼樣用信息產業為主導去帶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

周劍:實際的用處,為什麼中小企業覺得很難受?因為我們所有的傳統領域的需求,增量越來越慢,甚至是反的,首先受害的肯定中小企業首當其衝,他沒訂單了。我理解像美的,他最大的空間首先來自於智能家居全面的生態化,未來智慧生活。通過新的價值體系重構,價值生態的重構,它可以重新做大這個需求,然後去拉動新的對中小企業的轉型要求。如果說你做的還是傳統業務,當那個業務增量沒有的時候你再怎麼賦能都沒有用,還是要解決需求的問題。如果有需求了,他們只是能力不夠,我們現在跟很多企業也有交流合作,我給你訂單,給你一個賦能的機制平台,你要不要?他一定會要,他很願意上雲,你不給他訂單,只給他一個工具,說你來上雲,上雲之後能夠提質降本增效,他說我要這個提質降本增效幹什麼呢?我沒有訂單了,就沒有價值了。所以這個東西一定是價值牽引,中小企業你讓他自己建這種能力,大企業都沒太想明白,所以還是要賦能,但一定是價值牽引,就可以解決。

以下為發言實錄:主持人(張燕冬):5G還是要針對2B的,不完全是針對2C,難度也會大一點。下面請問周秘書長,就咱們這個轉型升級和數字化的轉型有什麼樣的關聯?

周劍:中國兩大板塊推動發展,一個是國有企業,還有一塊是民辦企業。在國有企業里轉型遇到的更大問題是全面改革,體制機制的約束,余總談了很多,民企也有這個趨勢,更願意從技術的角度思考轉型,這恐怕是我們最大的障礙。

企業怎麼做?第一個就是戰略層面要想清楚到底怎麼做,是做現在的業務還是能不能整出新的業務來?要落地的話,核心就是能力體系的重構,一定是能力為主線。在解決方案實施落地的層面一定是全要素新的解決方案,絕不是在市面上拿硬件軟件拿來拼一拼就可以了,一定是全局優化的過程。一定要靠全員賦能,而不是去找所謂的融合型人才,你找不到那麼多的融合型人才,只能用新的數字知識的再生產去全員賦能。最後一個,一定是開放的,是生態重構,是生態共建。

原標題: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系統所所長周劍: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內涵是進行價值體系重構

第二個,所有轉型的核心內涵是什麼?我們2019年做了數字化轉型的調研,我們看到了90%多的國內企業,其實全球也差不多,都是在做智能生產運營,大家的目標都是提質降本、增效減存,但事實上更領先的企業,大家應該關注的,我們說未來轉型是轉什麼型?剛才張總講了是業務轉型,我們理解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內涵是價值體系的全面重構。張總講了很多,我理解是產品和服務創新,在智能生產運營的基礎上是我們要追求的方向,怎麼搞增值服務、延伸服務等等,通過創新產品提升主營業務的增量。還有一個更高級的階段,就是怎麼樣做數字產業,怎麼樣做好新的業態,整個產業結構的轉型,結構的重構。過去十年,我們看到全球前10強都是能源企業,現在大部分都是互聯網企業,未來十年是什麼企業?我們應該去思考這個話題。這是從戰略層面一定是價值重構。

「我們理解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內涵是價值體系的全面重構。過去十年,我們看到全球前10強都是能源企業,現在大部分都是互聯網企業,未來十年是什麼企業?我們應該去思考這個話題,從戰略層面一定是價值重構。」1月11日,全國兩化融合管理標委會秘書長、信息技術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聯盟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周劍在「2020中國製造論壇」上表示。

周劍:我理解現在轉型升級的核心本質,當然首先還是轉型,是升級,但是它的路徑、內涵都是數字化。借個機會我想跟大家交流三個方面,第一為什麼這場數字化轉型對所有企業來講都是迫在眉睫的?第二個是這輪數字化轉型我要抓住的深層機理是什麼?你得懂它的規律和道理。第三個,到底怎麼做?

主持人(張燕冬):剛才余院長講到一點,大的企業跟國外的各種跨國企業在數字化的運營方面沒什麼大的區別,主要區別還是中小企業。我們經過調研發現觀望的企業非常多,我看不到對我企業到底轉型升級有什麼實際的利益和價值,對這樣的問題你們怎麼看?大家還是在看到底對實體經濟有沒有實際的用處?

  那么该如何完成这一转型?周剑认为,为此要实现所有知识的全面数字化,对数字化的知识做再生产、再制造,这是最重要的一步。“原来我们知识的生产是线性的创新方式,未来通过数字化生产我们可以跨企业、跨行业、跨专业学科、跨领域,融合创新的机制才是我们实现转型最重要的抓手落点。”

核心內涵怎麼做到?其實核心我們理解就是所有知識的全面數字化,對數字化的知識做再生產再製造,這是最重要的。原來我們知識的生產是線性的創新方式,未來通過數字化生產我們可以跨企業、跨行業、跨專業學科、跨領域,融合創新的機制才是我們實現轉型最重要的抓手落點。

主持人(張燕冬):他是內在需求的過程。

周劍:是的,也是一個能力重構的過程。謝謝!

對於企業而言,首先,在戰略層面要想清楚到底怎麼做,「是做現在的業務還是能不能整出新的業務來?要落地的話,核心就是能力體系的重構,一定是能力為主線。」他解釋道,在解決方案實施落地的層面,一定要選擇全要素新的解決方案,進行全局優化,依靠新的數字知識的再生產,進行全員賦能,而不是去找所謂的融合型人才。最後,在轉型中要避免「為技術而技術」,要注重進行全面改革,以開放的心態和環境進行生態重構和共建。

主持人(張燕冬):好的,謝謝!我想問周總和王院長,在你們看來,中國整個數字化轉型應該注意什麼樣的問題?

今日关键词:福州恢复婚姻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