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煤气-真难以想象哥哥是怎么把两只钢瓶拖上四楼-汤阴新闻网

  • 时间:

强生爽身粉致癌案

老婆小時家裡六兄妹,條件差,屬於「苦出身」,節約便成了她治家的第一要務。一瓶煤氣燒到後來火頭小了,她學來了土辦法,倒半臉盆熱水,把煤氣瓶擱在臉盆上,煤氣火苗會增大。每瓶煤氣燒到後來要這樣搞好多次,到「礱糠里實在榨不出油」才罷休。後來,我聽說這樣有安全隱患,勸了幾次她始終不聽,我就也沒轍了,但心裏卻總是隱隱的有一種擔心。

裝了管道煤氣,覺得這個方便可算是真方便,從一而終,這輩子大概是不會再見異思遷另擇新歡了。但是時代飛速前進,高科技日新月異,誰知道又會整出什麼讓人一見鍾情的新玩意兒呢?

文/趙煥明家住古鎮老餘杭,煮飯用的是鎮邊南湖砍來的茅草,和山裡人挑出來賣的樹枝竹梢之類的硬柴。而當大大的灶台一旦可以用一隻小小的煤爐替代,煤爐立即被大家納入正房——廚房。可惜那時煤球、煤餅是緊俏物資,若認識煤球廠的廠長或車間主任,便是一門讓人艷羡的高親。

天無絕人之路。我老婆所在的華立儀錶廠作為職工福利,集資辦起了煤氣站。老婆作為老職工,第一批領到了煤氣證,只是每戶要交500元集資款。我們毫不猶豫就交了,何況還有福利,每個證一年發6張煤氣票,可以每換一瓶煤氣抵扣兩元錢。現在看看一年也只12元錢,但在當年可是蠻看重的。

然而,這期間情況又有了變化,說鋼瓶不需要了,關鍵是要有個「煤氣戶口」。無奈之下,我只好先把鋼瓶回絕掉。真難以想象哥哥是怎麼把兩隻鋼瓶拖上四樓,又怎麼拖下來,最後也不知是怎麼處理的,只好厚着臉皮不提起了。

煤氣瓶說「新」,身價也倍兒高,有點可望而不可及。當年我託了一位能幹的表弟,他說可以,就是鋼瓶緊缺,最好自己備兩隻鋼瓶。我求助在北京工作的哥哥,很快有了回應,說已買好了兩隻。然而要千里迢迢拿過來,又非易事,只能等機會了。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近二十年,煤氣瓶出現了。雖然都姓「煤」,和煤爐一比又是天上人間了,大傢伙都煞費苦心地要喜新厭舊了。

時代前進的步伐是真快,後來有了管道煤氣,老舊小區也可以裝。一聽到這消息,我是立場堅定地報了名,還積極做左鄰右舍的工作。「再怎麼說也要交點安裝啊器具啊之類的費用,痛定思痛,也不會捨不得花這個錢了——一個家怎能沒口「氣」呢?」

今日关键词:北大牌匾通知书